與輔導員對話
生命自覺(Focusing)
與身體內在對話

撰文 心晴行動慈善基金輔導員     香港生命自覺協會創辦人及主席    辛志雄先生

 

受到情緒困擾,在尋求專業輔導協助時,雖然很想把經歷和感受說出來,但卻往往會遇上未能言喻的情況,如何能夠走出有口難言的困局?「生命自覺」(Focusing)是其中一種有效的心理治療方法。

問: 生命自覺(Focusing)到底是甚麼? 如何與輔導工作結合?


答: 生命自覺是一個簡單、自然卻具有轉化力量的方法,亦是一個對身體與其隱含的聆聽歷程,用一種溫柔、接納的方式,傾聽內在自我,傳達的訊息。這過程讓我們接觸與體會到自身所擁有的內在智慧,自覺者將變得更能覺察身體已經感知,但內在還未能言喻、隱微不清的部分。


問: 說來頗為抽象,難以聽得明白,可否解釋淺白些,讓讀者對生命自覺多一點認識?


答: 生命自覺只有親身體驗才能真正領會,很難說明!我試做一個自覺示範,以一個觀察者去描述過程中的身體和心中狀態,與大家分享整個歷程,我就用這個需要以簡短文字表達自覺歷程令我感到「難說明」為此文的題。


1 首先,我帶着這個「難說明」的念頭安靜的坐下。留意此刻身體的感覺,胸口有點繃緊,呼吸有點壓迫感。


2 接下來,我跟這個繃緊的部分打個招呼:「Hi」!然後,沉默半分鐘。留意到此刻我的呼吸相對平穩,繃緊的感覺一點一點放鬆。感覺到堵在胸口的「難說明」開始像濃霧一樣往外慢慢擴散。


3 我持續陪伴着這一團往外擴散的濃霧,看着它,看着它……,我感覺到,當看着這個持續變化時,我的心情是安靜的,從描述身體的感覺和圖像,漸漸跟內在結連。


4 我停留在安靜裏,感覺安靜在我的腹部,我保持自然呼吸,讓安靜往全身延伸,愈來愈大,讓整個身體都在安靜裏。


5 此刻在安靜的我帶着微笑再去接觸那個「難說明」,我感覺這個「已深入聯結」的訊息的到來,雙手蠢蠢欲動,內心感到興奮。我把這個訊息跟身體進行核對。


6 我不期然在點頭,嘴角微笑,整個人感覺到輕盈與放鬆。這是一個恰當的位置停下來了。我感謝身體的幫忙,幫我完成這次功課。修習生命自覺(Foucsing),讓人領會到身體比我所知道的更多!以上是一個簡短的示範,每一次自覺的內容都不一樣,收到的訊息也都不一樣。

輔導案例小片段分享:如何在輔導過程中運用生命自覺

受輔者: 我常常尋求肯定,但現在沒有人了。我必須自己做決定了。
輔導員: 「你現在必須自己做決定了」,慢慢來,別太快,花一點時間再細味這句話。
(複述這個句子,讓受輔者有時間再接觸。目的是為了和受輔者更深入連接,也為了受輔者更深入地和自己身體連接。)
受輔者: 這是我必須學習的,就像是站在搖晃不穩的地基上,但又沒有別的出路。我曾經試過(在抑鬱期間)封閉我自己,因為畢竟沒有人在身邊支持我。因為沒有人在身邊,我必須接受這一切。
輔導員: 和這句話待在一起,感覺它,耐心等待,看看內心會出現甚麼。
(再次引導受輔者體驗自己的句子)
受輔者:(沉默)很恐怖……學習游泳的唯一方法是跳到深水裏。不……不是恐怖……而更像是「我不知道水裏有甚麼。一切都是未知數。」


以上小片段中,所有的建議都是為了讓受輔者和身體建立聯繫,把身體邀請到這個過程中來;否則受輔者僅僅只在談話,或者談話內容只是認知性的;這樣無法促成改變。邀請身體的加入就是生命自覺的核心,透過「這個身體」而顯現訊息的過程,受輔者便能領略到當中的意義。

欲了解更多「生命自覺(Focusing)」,請重溫2018年8-9月號《心得》第28-29頁。https://www.jmhf.org/heartwork20180809p28-29